【CK脑洞】标题不会取啊哈哈哈。考试小故事?

☆哈哈要期末考试了。:)

☆日常(?)短小慢。再不写点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xxx

☆学霸凡哥学渣肯尼设定:D清水,啥都没有向。
  
☆凡哥:我他妈就想安安静静考个试???

  
  
  
        “嘿,Craig!”

        Craig闻言顿了顿,却仍旧一手撑着脸颊,另一只手奋笔疾书着不去理会。

        “嘿,嘿!Craig,拜托!”

        那惹人烦躁的声音却还在不屈不挠地吵吵闹闹,音调比之前提高了不少,甚至还带着一种一听就知道是装出来的哭腔。Craig顿时背上发冷。他停下正在试卷上行云流水刷刷写着答案的笔,慢慢向声源处转过头,正对上一张嬉皮笑脸的面孔。

         “什么?”他稍稍压低声音,有些烦躁地转着笔,等着对方的答复。

         “答案!”对方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回答,一双湛蓝的眼睛闪闪发光。

         真麻烦。

         他有些头疼地揉揉自己额前的黑发,如果不给的话会一直纠缠下去的吧,而且这人已经笨到第几题都不会说了吗?“...哪一题?”

        旁边的橘色家伙双眼望天想了一下,接着从皱巴巴的卷子下压着的杂志上撕了一角,开始奋笔疾书起来。Craig也懒得去问为什么试卷底下会有一本奇怪的杂志——从Kenny小心地翻开它时瞄到的——于是他又转回脑袋,重新审视起了自己的试卷。

         然而不到一分钟,考试时祥和宁静的气氛再次被来自邻桌的求助打破。一个被揉捏成型的小纸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精准地砸中了他的脑袋并不偏不倚地反弹到了他的桌子中央,让他不禁在心中感叹Kenny的智商究竟都用到了些什么奇怪的地方。

         Craig把纸团舒展开来,抬眼瞄了一眼老师——很好,老师正撑着脑袋45°忧伤望天,根本没空管。Craig小心地用手臂圈起遮住,再用指腹把上面的褶皱使劲儿碾平,迅速扫了几眼便又开始奋笔疾书。几分钟后,一个较大的白色纸团同样砸中Kenny的脑袋,却没有之前那么幸运——它反弹到了距他一米多的地方。可Kenny却因为帽子太厚亦或是杂志太好看而忽视了这一点轻微的撞击,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Craig发誓他甚至听到了模模糊糊的哼歌声。
  
  操你的,Kenny。我以后再给你传答案我就把帽子上的绒球剪下来吃下去。

        Craig不得不放弃继续正常写卷子的美好心愿,想选用一种最为安静的方法——用眼神示意他——然而Kenny该死的帽子遮住了他整张脸,使得这个计划根本没办法进行。Craig万般无奈,只好脑袋向Kenny那边微倾,同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捕捉着其他人的动静:“Kenny,答案。”

        然而Kenny毫无波动甚至偷偷笑出了声——天知道他看到了什么。Craig现在不是很想去知道。

        “Kenny,Kenny!答案!你想把我也害死吗!”这次他的声音至少提高了八度。

        Kenny猛地向他那边扭过头,速度之快甚至让Craig担心他的脖子是否扭断了。

         “...哪儿?”Kenny疑惑地瞪大眼睛冲他眨眨,一脸懵逼。

         “那边。”Craig朝纸团的方向点点下巴示意,“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好远。你是傻逼吗。”
  
  卧槽怪我咯?要不是正在考试而自己不想留堂Craig保证马上冲上去用中指把他怼死。
  
  “你自己去捡吧,小心老师。我还得继续写卷子。”
  
  “但你这样我怎么捡啊?”
  
  “自己想办法。我就知道,一开始就不该帮你。现在弄得这么麻烦。”
  
  “别别别——能重新写一份吗?”
 
  “……不行。” 
  
  “我书给你看。Playboy,最新一期。封面那个妹子特别辣,她的咪咪至少有这——么大,而且...”
  
  “...行了行了求你别说了——”Craig开始有些头疼地看着对方两只手夸张地比划着咪咪的大小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起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在说话,而他甚至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同学投来的好奇的目光。“我给你我给你,但有一个要求。”
  
  “什么?”Kenny停下了比划。
  
  “首先,闭上你的嘴。然后,下次要答案或是其他任何事都不要再扯上我——跟你在一起任何事情都会变得麻烦至极——”
  
  话音未落,Craig就感到浑身鸡皮冷汗直冒。他身子有些发僵,不用抬头确认就知道这辈子最不想经历的事之一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来自地狱的声音炸雷般落在头顶,一字一顿,不带任何感情色彩:“Craig,Kenny,你们是在质疑我的视力和听力?”
  
  对不起,Stripe,我爱你。但我今天可能不能按时给你喂食了。Craig心中有些悲凉。他恨恨盯了Kenny一眼,发现对方也愁眉苦脸的甚至还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心情好了一点。
  
—————————————————————
  
  理所当然的,他和Kenny被提溜出来在走廊上罚站外加留堂,理由是蔑视老师智商和考试作弊。
  
  两人手揣在兜里斜靠在墙上,一个盯着天花板出神,另一个突然对自己的帽子十分感兴趣不停地把它拉紧又松开,松开又拉紧,总之就是谁也不说话。
  
     “我恨你,Kenny。”最后还是Craig被他拉帽子时发出的噪音烦的不行压抑不住身上的洪荒之力冲他比了个中指。
  
  Kenny看了他一眼,耸耸肩发出一串含混不清的嘟囔,见Craig没反应于是拉下了帽子:“有什么啊?这种事...你不是经常被留堂吗?”
  
  “...性质不一样。而且这样的话你被逮住的时候为什么一脸愁苦啊??”
  
  “...我也不知道。”
  
  “你——”Craig还没来得及吐槽,教室门就被猛的甩开了,Kenny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拉紧了帽子。
  
  “你们俩小傻逼在外面聊天聊得很开心是吗?这周下周放学都别按时想走了!”老师愤怒的吼声在寂静的走廊里响亮得惊人。
  
  门被嘭地一声关上了。
  
  四周重归寂静。
  
  妈的,我就知道跟这家伙攀上一丝丝关系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Craig表示虽然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保持个**啊!
  
    Craig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也不太想重新招来老师。他的两只手都对Kenny比着中指,如果脚趾也可以比的话他一定已经被鞋子脱下来了。
  
  而Kenny又看他一眼,同样对他比起了中指。
  
  于是两人势均力敌,僵持不下,就这么一直比到考试结束。
  
  “我恨你。”
  
  Craig心累地表示以后绝对不会再和他多说一句话了,不,是一个字。因为那家伙有本事制造出巨大的麻烦,而自己千万不能去招惹。
  
—————————————————————
  
  “Craig,答案答案!”
  
  “……”
  
  “在听吗?……没听到?嘿,Craig!听到了吗!”
  
  “…别说那么大声!”
  
  “哦。Craig,答案。”
  
  “……”
  
  于是考试小故事又一次地上演了。可喜可贺,可歌可泣。
  

THE END.

评论
热度(28)

© 重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