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短篇】病房

☆日常短小快:D

☆设定为俩人很早之前就认识,然后屁屁歪去打仗,刺刺独守空房x(俩人还没有确定关系 大概是双箭头吧x)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  

        Flaky裹着宽大得衬得她更加瘦小的蓝白条病号服安静地半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房间里空空荡荡,除了一张病床和花外什么也没有。周围铺天盖地一片雪白,少有的一抹亮色就是她那头抢眼的枣红色长发与床头柜上花瓶里插着的一束干巴巴的花。

       她无精打采地半睁着没有聚焦的眼,纤细的手腕安静地收在腹前,望向面前白色的虚空。

       突然,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Flaky的双眼立马睁得大大的,里面闪耀着欣喜的光彩,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她手忙脚乱地从枕头下翻出手机,飞快地在上面按下了什么键后急忙放向耳畔。

        “Flippy先生!”病房里传来少女欢快又急切的语调,“有没有受伤?战况如何了?”

        “...啊,先生不用担心啦,我一个人也没事的,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Flaky苍白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有些紧张地用指尖搓碾着薄薄的衣角,小声对着那头的人说着,“你才是要照顾好自己吧...毕竟是那么危险的地方...”

        “...那你多久能回来呢?”少女的脸上充满着希冀的神色,小心翼翼咬字清楚地对那头说着,另一只手紧紧攥成拳头,指关节因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话音未落,她又急匆匆地补上一句:“抱歉,不回答的话也没关系的...”

        “...啊...还要一段时间吗...那先生要小心一些啊,子弹不长眼的。”Flaky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快要听不见。“那我不打扰先生了...再见。”  

        手机重重地从掌心滑落,摔落光洁的瓷砖地面。Flaky慌忙起身去捡,身形不稳晃晃悠悠地差点摔倒。她捡起手机先检查了一下屏幕,然后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般紧紧抓着,掀起枕头藏在了下面。

       Flaky重重地倒回病床,半倚半靠着枕头百般无聊地用食指绞着耳前垂下的一缕细长发丝。过了一会儿,她的手指不自觉渐渐停下,望着面前空无一物的雪白墙面出了神。

       半小时后,Flaky再一次兴奋地掏出藏在枕后的手机按下了什么按键: “Flippy先生!”

The END.

——————————————————
重墟语音王,充电两分钟,通话两小时。超长待机,防水防摔,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下斗摸金必备良品!(。              

评论(4)
热度(8)

© 重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