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R】突,然,想,写,花,吐,症。
第一次发文紧张极xx唠叨几句x
☆懒癌晚期 极可能会拖很久...不过面包会有的,填坑也是会有的!(。
☆小学生文笔注意.可能会崩 球轻喷x
☆祝食用愉快!

        Red第一次发现自己出现这种情况,是在Bule与他的小女朋友Pink约会的第一天晚上。

        那天他照常结束了一天的糜烂的酒吧生活,晕晕乎乎连滚带爬的倚靠着墙壁挪到家门口,从屁股兜里摸出把不知是开哪儿的钥匙,努力稳定住颤抖的手臂,胡乱的试图把它戳进锁孔三次未果后一脚踹翻了本就脆弱古老的门,顺便附带一片稀里哗啦的物品破碎声。

        Red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念叨叨着酒吧里姑娘们的巨乳向屋里迈出了一步——接着扶着门框呕出了一大滩混合着威士忌、玻璃渣等一类东西的流质。
        
        所以当他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到那一大堆因裹满口水、胃酸或是些别的什么而成了一团烂糊的黄色风信子花瓣儿时并不算惊讶。

        “Wow.”被酒精浸泡着的Red的大脑显然无法正常运转,虽然他也从未这样做过。“我他妈居然吃了植物的生殖——”

        话还没说完,他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并且枕着那些花瓣儿和玻璃渣香甜地睡着了。
☼———————————————
        有时候,Blue会去想谋杀室友能判多少年。

       当刚刚和女友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你知道,我是说看电影和接吻什么的——的Blue美滋滋地回到公寓时,他的好心情一下子被倒在一滩恶心的呕吐物上的Red给破坏了。坏掉的门、被砸得变形的柜子、一地的花瓶碎片和呕吐物都表明他不仅又得掏钱修理,而且还要负责清理掉这一地狼藉——Red那个混蛋是绝不会干这种事的,他只知道破坏。

        但Blue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忍住想揍他一顿的冲动翻了个白眼儿,正打算大跨一步越过Red进屋时,Blue注意到了Red外套兜儿里塞着的一张纸片儿。

       这引起了Blue的强烈好奇心。他蹲下身,嫌弃地皱着眉——那家伙一身的酒气,忍住胃里的翻腾捏住它的一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了出来。

        那是一张照片。

        确切的说,那是一张上面歪歪扭扭地用黑色马克笔写满了各种侮辱性词汇的,画满各种滑稽可笑的画的,Blue和Pink的一张亲密合照。

        Blue已经想象出那个红色的混蛋是如何在一群姑娘中拿出它,是如何绘声绘色地夸张描述那个pussy,那个loser,顺便还带上Pink,和她们一起肆意大笑了。他甚至都能想象到Red的表情、动作与嘲讽的声调,而周围人都会大笑着附和。那是他经历过无数次的场景。被那群坏孩子、那些小混混,还有自己最好的朋友——Red。而他对此毫无办法,只有忍气吞声。

        而现在,Blue觉得自己受够了。Red根本没想与他做过朋友,甚至还跟着那些混蛋一起欺侮他嘲笑他。他来之后,Blue不仅没有少受一点欺负,甚至还变本加厉——Red几乎霸占了他周围的一切。
———————————————
       Red是被Blue踹醒的。         
       挺重的一脚,踢在他的腰左侧。这让他有些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并条件反射地用手按住被踢的地方。“...Hey,老兄。”Red的脑子里一团乱,嘴里无意识冒出的单词估计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意思。Red的头因宿醉而疼得厉害,完全无法思考任何东西,也就无法理解为什么Blue像个黑面神似的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冷冰冰地看着他。事实上,Red也看不清。他的眼前只有几个模糊的Blue不断晃动重叠,又再次分离成几个。“哈,再来一杯!”

       “Red。”在仿佛长达几个世纪的沉默后,Blue才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平淡不带一丝起伏。事实上,Blue本想冲他大喊大叫,也不管Red有多脏扑上去揍他一顿后再撕碎他那顶愚蠢透顶的帽子。

        但Blue此刻却没有感到应有的愤怒。他只觉得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涌不起来。Blue已经厌倦了和Red争吵,被Red欺负,疲于应付那个总是醉醺醺、脑子里只想着sex和酒精的家伙。“我他妈,再也不想和你这个疯子一块儿了。”

       掷下这句话后,Blue开始冷静而高效地收拾起自己大大小小的、还没被Red以各种方式污染过、破坏过的东西——那实在是少得可怜。最后他想了想,只搬着那一大摞书谨慎地跨过那一大滩呕吐物和一个酷似呕吐物的Red并装作不小心踩了Red一脚以作那张照片的报复后,离开了曾经「他们」的小小公寓。

        而Red像具尸体一般趴在门口,一点动静也没有,或许是又昏睡过去了。
   
  TBC.
☆黄色风信子花语:嫉妒,羡慕

评论(3)
热度(15)

© 重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