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风烟俱寂。

「Taylor」谈了个话

*无cp向。—后为Taylor的话,「」内为玩家的话。

*是个人理解中的Taylor,ooc注意

————————

—真美。

「什么?」

—我是说星星。它们真美。

我猜想他现在应该正躺在坚硬的床板上,透过狭窄的舷窗望着那深邃到像要把人吸进去的星空,语气平静,我似乎都能听到通讯器那头他均匀的呼吸声。

然后又没了下文。就在因为太久没动静,我的眼睛都开始一闭一闭了的时候,他突然蹦出来这么两句没头没脑的话,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的两声滴滴瞬间把我吓清醒。

—我现在从床上下来了,扒着舷窗往外看。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它们——它们就像是神明撒下的碎钻,或明或暗,在视所能及的每一个角落折射着温柔的光亮,铺满了整个宇宙。

「那听起来很美。」

—是的。你在地球上抬头看过星星吗?

「…不常。」

—你应该多看看。我说真的。

他发出了一声喟叹似的气音,又不说话了,估计是在盯着那块玻璃发呆。

我也不说话,想象着他眼里的星空的样子。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一艘小小的飞船,迷失在了漫无边际的星海深处。宇宙中无声无息的黑暗像潮水一样吞没了飞船,如果你在此时打开液压门,放开手,就会在这片星海中永远地漂浮下去。你甚至无法尖叫,因为浓稠的黑暗会堵住你的喉咙。

「你在害怕吗?」

—什么?

「害怕自己会在这死去,一个人,没人能发现你,你会和这艘飞船一起永远孤独地漂浮在外太空。害怕回不了地球,害怕格林,害怕格林寄生你回到了地球——」

—……

—……。

[Taylor在低头看着他的手]

—…老实说,我当然害怕。毕竟在我有限的人生阅历中还从未有过这种疯狂的经历,那些科学家也没有告诉过我应对这种情况的方法。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我要经历这种事情。我不明白。我刚开始还为了这场旅行而兴致勃勃,可现在,我只想回家,然后抱着被子倒头大睡。

—好累啊,但我还不能放松,我还要为自己的生死或是地球的明天而奋斗——这句话应该载入感动地球十大金句之一。

—我想回家。

—我自认是个乐观的人。你懂的,半满的水。但我也不敢确定,我……

本来源源不断出现的文字戛然而止。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真的回得了家吗?”

我当时说出那段话本意是想叫他发泄一下的——我觉得人在这种环境下还能整天开玩笑是很奇怪的,至少不大自然——但当他真的宣泄出来(至少一部分)的时候,我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我相信你?你可以的?没关系?这些轻飘飘的鼓励能让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一个人振作吗?

没办法了。我深吸一口气。

「我不知道。」

—???

「我是说,我不知道你能否成功回到地球。」

「但我会保证,你绝不会是孤独一人。我会在这里陪你,我可以帮助你,和你一起闯过那些难关。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了,至少我会发现。」

「…还有,星星真的很漂亮。」

—……。

Taylor没有说话。我很紧张,不知道刚才的话有没有说对——或是把情况弄得更糟。但万幸的是,过了一会儿,他总算开口了。我看着显示屏上一个一个慢吞吞跳出来的字母,紧张到几乎窒息。

—你知道吗,我现在看着那些星星…

—…真的很想吃爆米花。奶油味的那种。

我差点一个手抖把通讯器摔下去。但我控制住了,胸腔里膨胀出的开心几乎具现化成文字——当然,这个我也控制住了。

「…好了,士官生Taylor,睡觉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遵命,指挥官先生。 


THE END.

评论(5)
热度(35)

© 重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