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墟

我可能是假的。

懒癌只改了一张(于是很不要脸地打了tag

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xxx

「双英」小短打


*如果did在和dont打架时就叫了援军

*did有点黑注意。

Splendont眼前一片漆黑。

       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不疼的地方。耳鸣,头昏脑胀,强烈的痛感让他暂时失明。他半躺在被自己的下坠砸出一个大坑的破碎路面上,咬牙坚持用手肘强撑着上半身立起。他身上满是伤痕、灰尘和深扎进肉里的碎石片,当作眼罩的蓝色丝带早已不知去向,一头红发乱糟糟的,身上还留有鲸鱼的水渍——狼狈不堪。

       该死。Splendont恨恨地想,要是那胆小鬼不叫援兵的话,我早赢...

【Melor】给Taylor的一封信


*CP为玩家XTaylor,玩家性别设定为男性注意。

*时间线为静夜结局,Taylor进入黑洞之后。

*其实就是想发泄一下对Taylor的痴汉力。以及没有粮吃我要死了只能割大腿肉来充饥(虽然不好吃XD

——————————————

致亲爱的Taylor:

嗨。如你所见,我是你通讯器里联络到的那个傻瓜。

我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甚至连是否还活着都不清楚。我是说,连在这里给你写信都是那么的荒谬。先不说信能不能被接收到,它的开头就蠢爆了。“嗨”?而我甚至为你不能想出好一点的问候。

Taylor。我失去了你的联络那么久。那滴滴声早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早上我一醒来,就会条件反射地拿起枕边的那台老旧的通...

无题

•小短打。时间线大致为冷战期间。

•虐师匠注意


 无题。


      晚上十一点,醉得半死的灵幻新隆被酒吧老板毫不客气地请出了店外。

    “我说新隆啊——酒品差劲就不要来别人的店里添麻烦了嘛。你可也别怨我,我做生意也没办法照顾。下回您注意点儿,大师——?”

       以前与他相处良好的店老板此时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假惺惺的腔调从灵幻头上飘来,那人故意把大师两字咬得极重,还不嫌麻烦地拖...

兴奋异常。

昨晚上,做了个梦。

十分的刺激也十分的短小xx

大概是Blue被欺负了然后躲厕所哭,然后Red(虽然没看过自己的样子但我直觉那就是我!!!)就把他压墙上了。是的他眼里还有泪!!!

当时压的时候,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屌的把手撑在他头上,然而我他妈垫着脚才能跟他平视。一点气势都没有了。Red你个死矮子(。

然后我就慢慢地凑过去,一边凑一边犹豫到底是打啵还是咬脖子, 然后快到Blue脸前我就想干正事要紧(真的这么想的!赞美自己!!)于是!就!一口!咬上了他颈侧!右边!!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想想就特别爽特别吃鸡!!!!

然而!!!有一群小王八羔子来了!他们说了些啥...

【酒窝灵】无题


虽然是昨天但是!520快乐!!(醒醒

单纯地想写下雨。

无题。

灰蒙蒙的大块云团堆叠在一起,低垂着塞满了城市中本就不太宽敞的天空,像是预谋了一场风暴;不断有大颗的雨滴从那阴沉的深灰中沁出,包裹着些许冰冷的意味从天而降砸在柏油路上,裹挟着各色零碎垃圾,流到低洼处挤在一起化为一个个倒映着天空的脏水潭。

灵幻一手插兜倚在相谈所窗边,嘴里叼着根有气无力地燃了一半的香烟,微垂着眼像是在看那几朵稀稀落落的伞。目光却放空了,若有所思。

他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将它们尽数吐出,他的脸在烟雾缭绕之中显得阴晴不定。灵幻微微立起身子,把烟掐熄扔进烟灰缸,叠在了另外几根已经灭了好一阵子的烟头上。

他又从身上的深灰西服裤口袋里...

【Crenny】出逃

☆诶呀好久不发文...迟到的新年快乐!(。

☆想写的几个场景的合集。没有故事线就是单纯想看俩孩子到处跑xxx可惜文笔不佳描绘不出来心中的画面呜呜

出逃
  

  1.
  他们驾驶着一辆偷来的破旧越野车在笔直而空旷的柏油公路上飞驰。阳光正好,四周滚动着大片大片一望无际的绿色麦浪,公路两旁整齐地排成两列的高大桦树从他们身旁无声掠过。Kenny把脑袋从车窗里探出,迎风紧闭着眼兴奋地扯着嗓子无意义地喊叫着;Craig戴着墨镜,不时和他一起疯狂地大喊大叫。他们俩的声音却融化在了比海洋更为深远辽阔的天空中,在身后的空气中渐渐消散。
  
 

 2.
  夕阳西下,天边的余辉像是一道浓厚的金色颜料直接涂抹...

【CK脑洞】标题不会取啊哈哈哈。考试小故事?

☆哈哈要期末考试了。:)

☆日常(?)短小慢。再不写点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xxx

☆学霸凡哥学渣肯尼设定:D清水,啥都没有向。
  
☆凡哥:我他妈就想安安静静考个试???

  
  
  
        “嘿,Craig!”

        Craig闻言顿了顿,却仍旧一手撑着脸颊,另一只手奋笔疾书着不去理会。

        “嘿,嘿!Craig,拜托!”

  ...

© 重墟 | Powered by LOFTER